2022-08-10 13:30:14

尽管林毅夫强调政府的作用,但在他提出的“两轨六步法”的产业政策甄别方式中,也只有与国防安全有关的产业需要政府选择的,而其他都是企业家主动选择,政府是帮他解决他解决不了的软硬基础设施完善的问题。“不是说讲产业政策就是政府主导,我其实都是讲因势利导,也就是帮助企业解决他们解决不了的问题。起码不认为本次的限购政策会打压楼市的销量。发达国家要用专利保护来鼓励第一个吃螃蟹的人,让他们不怕后面的竞争者。日本被誉为产业政策最为成功的国家,但研究表明,通产省(日本行政机构主体的内阁)并没有对民间经济主体实施有效并具有重大影响力的政策手段,产业政策只是从侧面支援了以市场机制为基础的充满活力的经济发展。学者普遍认为,日本并没有实施干预主义政策,而是通过市场经济,实现了战后经济的高速增长。

内审部强调证监会主体责任,并对证监会进行监督,相当于证监会内部的中纪委。近年来,贸易保护主义现象出现抬头趋势。WTO在2016年6月21日的一份报告中表示,2015年10月中旬到2016年5月中旬,G20经济体实施了145项新的贸易限制措施,相当于平均每月有近21项新措施出台。因此,不能把这些争论仅仅看作是学术争论,它们关系涉及中国的政策导向和经济增长。林毅夫观点  1.经济发展需要产业政策才能成功,在经济发展过程中,“有为的政府”也必不可缺。2.在发挥动态比较优势时,政府的作用很关键。3.企业家创新建立在政府支持的基础科研和公用技术的突破之上……  张维迎观点  1.人类认知的局限和激励机制的扭曲,意味着产业政策注定会失败。“我能养活自己,不能啥都靠政府。

美国金融危机的爆发就是因为“猫的能力不如耗子”,政府监管能力赶不上金融市场的创新。但分析人士认为,实际执行力度低于之前市场预期。2014年,林毅夫还著文指出,从计划经济向市场转型,不管发展绩效好或发展绩效差的国家,政府对经济的干预和管制都必然减少,否则,就无所谓的转型可言,但问题是,是否政府的干预取消的越彻底经济发展的绩效就越好?  在林毅夫看来,从前苏联、东欧和拉美、非洲的国家的经验来看,那些推行休克疗法的国家经历了初期的经济崩溃、停滞后,目前大多仍然危机不断,所以,不能因为在中国的转型过程中确实是政府的干预越来越少,就认为这是市场自由主义的胜利。今年8月25日,张维迎在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2016年夏季峰会上发表演讲。

显然,张维迎教授认为新结构经济学所提倡的按比较优势来发展产业的战略"逻辑上是不能自洽的,经验上是不符合事实"的论断,是他生搬硬套理论的结果。张维迎教授还认为新结构经济学的增长甄别于因势利导的六步法的错误在于,"把经济增长和产业结构变化看成是一个完全线性的演化,每个国家的发展都只能沿着同样的轨迹行进,不可能超越"。任何企业家如果不按比较优势选择生产和交易,一定会失败。张维迎举例说,上世纪90年代初乡镇企业生产的劳动密集型产品成为重要的出口产品。而在1990年代前后,乡镇企业的发展是非常缓慢的。外资企业来到中国干什么,利用中国的比较优势,这是需要开放,不需要什么其他的比较优势战略。●争外之和:既要市场 又要政府  对于外界贴的“政府派”、“市场派”的标签,恐怕林毅夫和张维迎都不愿意接受,毕竟他们都从未否定过政府和市场各自的作用。所以,不能因为提倡比较优势的李嘉图在其理论模型中没有提到交易费用就认为在现实经济中不存在交易费用,政府就无需为具有比较优势的产业解决软硬基础设施来降低交易费用,使其变成具有竞争优势的产业。